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儿且行且思

以美丽回答一切!留下足迹一串串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快乐,达观,平安,健康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先生如山,走与不走,她都在那里  

2016-05-28 23:10:1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死亡不是生命结束的唯一方式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马尔克斯

似乎从来没有一个人,现实里无亲无故,却在斯人离去刚刚过去的几天里,让我那么动容,泪盈于睫,涌动心底,怕周遭的人笑我文艺或者”“矫情,独自一人的空间里,深藏这份怀念的心。

 得知那个消息的时候,我正在复旦旦苑餐厅里独自用餐。

 那是个浮生偷闲日的午后,正是这所大学备迎111生日的毕业季。

总会有这样的记忆,来复旦走走林荫道,看看光华楼,吃吃学生餐——那些年,女儿复旦就读的那几年里。

几年的时光离别,物是人非,旦苑的饭菜依旧简单朴素,因过了午后,餐厅寥寥数人,一身学士服的小情侣窃窃私语着,很冒昧地借用了他们的饭卡,窗口拿了三菜一汤,12元现金给了小情侣,估计这样做的人不在少数,他们没有表现任何诧异。

 独享安静,拍了照片发给远在他乡的女儿,替她怀念一下母校,也在这样的时空里,重拾自己青春的些许记忆。

  就在这时,我看到了那个消息:先生走了。

 几乎瞬间,便想起几年前在《杨绛散文》的首页先生翻译的那首耳熟能详的诗句:

  “我和谁都不争,和谁争我都不屑;

我爱大自然,其次就是艺术;

我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;

火萎了,我也准备走了。(兰德《生与死》)

 早在一周前,网上已有她病危的传闻,都知道,这一天迟早会来。但真的来了,还是有一些猝不及防。

 眼泪,就那么流了下来。

 餐厅里,已无他客。

一位服务员大叔过来说:姑娘,请把用餐盘放到门口的台子上,机器洗碗区已经下班。

 姑娘?正在流泪的姑娘”,那位眼拙的大爷,一定以为我是毕业就失恋者吧?

走出餐厅,阳光灿烂炫目,沿光华楼草坪东侧的小道茕茕前行,高楼巍峨如昔,毕业的学子们嬉闹拍照,周遭有一些外地口音的家长们,拍照,交谈,毕业季一年一度一样的风景。

而您,终是走了。

任阳光再艳,晒不干心底涌动的泪。

心平似水善为上,灵台清净归一途——您终于得己所愿,一家三口天上团圆,留下满屏的怀念与不舍!

初识先生,是十多年前读她的《洗澡》。细腻的构思,温婉的情怀,犀利又不失婉转的笔锋,一下子让我钦佩不已,那时其夫钱钟书的《围城》从小说到电视剧早已风靡海内外,真没料到,这位冠以“钱钟书夫人”头衔的女士,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民国才女,功底了得的女先生!

  《洗澡》 看后时过多年,内情却历历,解放初期“三反”的背景,要给政治运动下的众海归精英们,“如匪浣衣”(好像没洗的脏衣服)“洗刷资产阶级的污垢”。这些“来自旧社会”的又留过学的“洋奴”自然有“封建思想和资产阶级思想”需要清洗,这些学者被迫解剖自己,洗练自己,或揭露别人,最终也没能让自己清白,甚至自辱自杀的闹剧……书里塑造一位清纯的阿宓姑娘与敦厚的彦成之间一段爱情故事,那个擦肩而过的香山之约的遗憾一直深刻脑际中,作品第三部,作者引入楚辞里《渔夫》,叙述流放的屈原与渔夫的对话。屈原表示“宁赴湘流,葬于江鱼之腹中,按能以皓皓之白,而蒙俗之尘埃乎!”渔夫乃歌曰:“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我缨。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我足。”作者是赞颂渔夫的高蹈超然,与时俱进,还是隐喻海归精英们如屈原的忠君爱国报国无门?读者只好智者见智仁者见仁了,如此实在是智慧大家之构思。

 经典作品,就是这样令人难以忘怀!

 自此以后,我总是留意先生的作品,近些年风靡的一系列散文所透射得除了细腻的笔触,更多的是一份淡然平静的与世情怀,那种历经百年坎坷却依旧昂扬向上的风骨,浩然清冽,山高水长!

“世间好物不坚老,彩云易散琉璃脆”《我们仨》里这一句,令我几度哽咽,“我一个人,思念‘我们仨’”,简简单单的话语又令多少人潸然泪下!?

    古道泥涂,

荒畦烟雨,

园公溪父逢皆友,

野寺山邮到即家,

她抚摸着一步步走过的驿道,

一路上都是离情。

 经常有这样的时刻,我们会在别人的故事里流自己的泪!因为懂得,我们这一代人,大多还是了解这个时代的流转迁移里个人命运的多舛,百年风雨,跌宕起伏的人生路,拳拳女儿心,悠悠赤子情,为家为国倾其所有,这样的时代里他们承载了太多的悲剧,却留下了学界丰厚的精神财富,这位世纪老人走得干净而无憾,沉潜与世的她,无法阻挡喜爱他的人们那份绵长的难舍之情!

  阳光还是那么烈,绿树映衬下的蓝天,是这个季节不多的令人留恋的好天气,我坐在光华楼前的座椅上原本是要看一本书的,以前也曾这样,换个环境看本书,似乎更别有记忆。旁边的座椅上是两位气质儒雅,白发苍苍的老人,不知何时也安详地坐在那里,老伯看上去虚弱一些,老婆婆依偎在侧,两个人的对话依稀传来:111年校庆啊,变化大的厉害……婆婆把手里的外套慢慢披在老伯的身上,就这样静静而坐,周遭翠色清凉,不是风。

 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这所高校曾经的教授,学者,研究员?是不是把青春热血撒到过这片热土的知识分子,就像《洗澡》里的那些海归精英,就像钱钟书杨绛他们,民国时那些负笈海外,建国后怀揣一片梦想的青年才俊,几经沉浮,历经悲欢离合后凝练出的云淡风轻,如今的人们可曾记得?又有几人可以体会?可以懂?

世间各情,是了解之后的感同身受。

木心在 《同车人的啜泣》写到:常以为人是一种容器,盛着快乐,盛着悲哀。但人不是容器,人是导管,快乐流过,悲哀流过,导管只是导管。各种快乐悲哀流过流过,一直到死,导管才空了。疯子就是导管的淤塞和破裂。

经历了百年的风风雨雨,许多人的导管破了,裂了,沉沦或覆灭了,而一些人,顽强努力清理自己的生命的导管,在完成所有夙愿的时候,画上漂亮完美的句号,把生命的导管锤炼到晶莹剔透,熠熠生辉!

先生如山,走与不走,她都在那里 - 雨晴 - 红儿且行且思

 

 

  夕阳西下,我也准备回家,这才想起,今天随手所带的书是马尔克斯的《百年孤独》——死亡不是生命结束的唯一方式。是那么巧合吗?在这样的一个午后,让我怀念这位百岁老人的百年孤独?他们一家都信奉沉潜与世的准则,又怎会想到世人磅礴的不舍?

 

先生如山,走与不走,她都在那里 - 雨晴 - 红儿且行且思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高山仰止,景行行之,虽不能至,心向往之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先生如山,走与不走,她都在那里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59)| 评论(2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